将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重点

2020-01-23 12:13

与过去点对点合作诉求不同,南亚各国代表希望推进南亚整体对外开放。

“要找准切口,并借助合适的‘杠杆’,找到与当地合作共赢的结合点。”陈永忠说。

省贸促会会长李刚认为,南亚作为“一带一路”沿线重要区域,四川深入南亚合作,在基础设施建设、工程承包、能源、电力、农业等领域将迎来崭新的机遇。

借助技术合作、整车或零部件等原材料出口,成都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就有望在孟加拉国实现“零突破”。总经理王林说,已与孟加拉国的ni-tol-nitol集团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,双方将通过优势互补,共同开拓市场。今后成都客车有可能在当地投资,通过孟加拉国走进南亚各国。

陈永忠透露,他们自创了一个repct模式,即联手中铁建、中电建等数十家央企和股份制企业,共同打造跨国项目产业链。在该模式下,铭川乘宇与政府、央企一同成立中国国际产业基金,将以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为重点,在5年内投资50条水泥生产线,达到产能不低于6000万吨,拉动海外投资800亿元;争取在国际上投资装机容量为6000万兆瓦的火电站项目,拉动投资约800亿左右。

陈永忠说,将抱团推出中国技术,项目管理、运行和结算模式以及中国文化,并在项目投资国和地区推行人民币结算等。目前,不少项目正在投资或筹建中。

三大新信号值得川企关注。其一,“中孟印缅经济走廊”、“中巴经济走廊”等国际互联互通项目,有望改变区域经贸格局。苏尼尔·巴哈杜尔·萨帕透露,尼泊尔政府计划推动中尼铁路和中尼公路合作,“它们将中国、印度和尼泊尔紧密连接起来。”“过去,川货绕道中国东部沿海、经波斯湾到欧洲等地区,沿途有2.5万公里。”巴基斯坦参议员卡亚姆·阿布杜尔说,中巴经济走廊贯通后,东亚、南亚、中亚、中东4个区域将被串联起来,川货经新疆喀什一路向西,直抵巴基斯坦瓜达尔港,距离可缩短为3000公里。

其二是南亚统一货币产生的可能性。伊斯梅尔·阿瑟夫说,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及区域一体化合作深入推进,“让我们思考,建立南亚统一货币来增强区域合作”,这有利于南亚降低对其他国际货币的依赖性。

伊斯梅尔·阿瑟夫说,南亚国家既是“命运共同体”,也是“利益共同体”,在更广阔的范围推动区域合作,才能实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。

圆桌会议上,马尔代夫工商界代表希望,除了绿色经济(旅游),川企还应关注其蓝色经济(港口建设及渔业);斯里兰卡农业部长杜米达·迪萨纳亚邀请川企参与农业投资;“我明天就要去汶川学习灾后重建经验。”尼泊尔商务与供应部部长苏尼尔·巴哈杜尔·萨帕透露,6月下旬,尼泊尔将对外公布地震灾后重建计划。

6年间,成都相继开通到尼泊尔加德满都、印度孟买、斯里兰卡科伦坡的直航班机,四川南向开放也渐入佳境——自2013年以来,农业、机械、五金、能源、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150多家川企先后赴南亚国家开展经贸合作,签订各类合作协议221个,签约金额达8.6亿美元。

昨日,四川铭川乘宇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与巴基斯坦公司,签下在南亚的第一个投资项目:金额为80亿元人民币的火电站,装机容量20×300mw。铭川乘宇董事长陈永忠说,将以此为开端,加快进入南亚。

“机会多,挑战也大。”现场有企业家提出,南亚国家的基础设施、施工能力、工程配套能力差,企业自身也有跨国人才短缺、国际竞争能力弱等苦恼。

6月15日举行的这一次圆桌会议,“一带一路”、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合作成为高频词。这透露了什么样的信息?相较于往年,四川与南亚的合作又发生了什么变化?

“南亚国家市场有丰富的多样性。”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工商会会长伊斯梅尔·阿瑟夫说,川企应精准对接。

其三是合作形式的变化。孟加拉国驻华使馆公使德尔瓦·侯赛因说,孟加拉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接受100%的外资独资,也可以考虑ppp合作模式。

链接